購物車 0
少年粉紅.jpg

少年粉紅

RM 42.90
  • 作者:潘柏霖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2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潘柏霖

寫詩寫小說寫其他東西。 目前已自費出版詩集《1993》、《1993》增訂版,《我討厭我自己》(啟明出版)。
主要活動於臉書專頁「潘柏霖」。


內容簡介:

一個沒有被愛的愛情故事,
那樣,還算是愛情故事嗎?

《1993》、《1993增訂版》、《我討厭我自己》詩人潘柏霖首部小說作品!

我愛上了一個男孩。
只需一眼,就足夠讓我墜入愛河,並且幾乎溺斃的男孩。
一個微笑,就能把我染成粉紅,讓世界閃閃發光的男孩。
男孩翩然現身,輕易地在我的心土插了旗,從此永保一席之地。
所以,我想和你說一個故事。
一個不怎麼輝煌,很普通、很丟臉、很一般的故事。
一個我終於發現,自己是不需要那樣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的故事。
一個我愛上了的、我以為也那麼愛我的男孩,試著去愛我的故事。

一個你知道後,也不保證就會被愛的故事。

「多數人經歷過一堆爛事,都還是能找到善待他人的方式,
你難道以為只有你在害怕嗎?」


內容摘錄:

相遇的方式是如此重要,它決定了為什麼你愛的是蘋果,而非鳳梨。
而這事件,「一個人,出現在你面前」的整個事件,是單向的。
只保證了你對一個人,多出來的那麼多的愛,是如何穩固下來。
並不保證,你會被愛。

如果你不屬於那個相互愛著的人之一,你便永遠無法與之同日而語。
戀人們和你,並不在同個時空。
然而,要記得,戀人們不是故意的。
他們只是不愛你罷了。

人生就是不斷思考進而陷入更深的困惑,挖掘意義最後跌進更恐怖的陰森裡。
事實上,多數時候找到答案也是沒有用的,因為你只會更加惶恐。
你知道答案,但你無法解決,那就像某種無解之病。你知道它在那裡,但你無能為力。
但「知道進而理解」本身就具有某種安慰人心(至少是安慰我心)的強大力量——「至少我知道了」。

儘管是真的受了傷,我依然認為人是可以彼此真誠以待的。
人是有容錯的可能,以及人是可以真正替他人著想的,儘管那樣的處境傷害的對象也許會是自己也一樣。
人是應該有能夠受傷的自覺,並且願意被他人傷害的。
那不代表受傷是好的,那只是代表:你很重要,即使被你傷害,我也願意留下來。


後記
〈這是一個愛情故事〉

  我總是好奇配角的生活。超級英雄在摩天大樓間飛天打碎建築物拯救市民,勇者屠殺噴火焚村毀林的魔龍,那些身懷無數糖果的主角們的故事有某種魅力,勢不可擋,有破綻也破不夠多,大致上是美好的,即使不美好,他們也總能逆境上游得到真正想要的東西。如果是愛情故事,那就是,真愛是全世界最強壯的魔法。如果是婚姻平權,標語就是Love wins。
  那並沒有問題,而是我總更好奇,那一些沒有被愛的人呢?我有辦法寫一個沒有被愛的愛情故事嗎?那還算是愛情故事嗎?
  男同志有異男忘,那異女有男同忘嗎?我相信是有的,畢竟男同志那麼美好每一個男同志都超級可愛(這麼說是不是既歧視且標籤?),誰會不愛呢?
  從這個小點出發,我想寫一個在一般美好愛情故事中,只會被當成極端配角的故事。我想把錨放在那個不被愛的砲灰身上。
  不被愛的,似乎總是難登大雅之堂,畢竟大家搶著看超級英雄大亂鬥,誰會注意到在馬路上進行善後工作的小角色們?那些清道夫或許總是一邊掃著落石殘灰,一邊心中咒罵飛來飛去的超級英雄吧。但我就是很想看他們的故事。
  所以(其實也不只是因為如此啦)我寫了一個女主角,但她是自己理想愛情故事中的配角,這樣的故事。其他的就都在小說裡了(應該吧)。
  這是我第一本由出版社出版的小說,和出版詩集不太一樣,小說寫作對我來說是限制在一個相對短的時區內發展出來的故事,給我的時間太短,我無法寫出恰當的作品,給我的時間太長,我又會有天醒來忽然就想拋下一切。我是如此意志不堅見異思遷三心二意心不在焉,寫作的這些年來拋棄了無數作品,感謝編輯相信了這本麵包屑小說,如果沒有出版社的邀請,我想這本小說可能永遠只會存在我的腦海中了(缺乏行動力的懶惰人種)。
  我的腦海還有很多故事,如果這個故事過後,你還會在,希望我能夠慢慢把那些,好好說給你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