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筆訂單滿RM100,贈1%回饋金。回饋金可累積使用。
購物車 0
即使忘了全世界,還是愛著你:第一本從失智母親視角,寫給自己、兒女、人生的生命之書.jpg

即使忘了全世界,還是愛著你:第一本從失智母親視角,寫給自己、兒女、人生的生命之書

RM 45.70
立即購買
  • Somebody I Used to Know
  • 作者:溫蒂.蜜雪兒(Wendy Mitchell)、安娜.沃頓(Anna Wharton)
  • 譯者:盧相如
  • 出版社:三采
  • 出版日期:2019/02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溫蒂.蜜雪兒(Wendy Mitchell)
 
溫蒂.蜜雪兒擔任英國國民健保署非臨床組組長已有二十年時間,直到她於二○一四年七月,年屆五十八歲時,遭醫生診斷出罹患早發性失智症,才離開她的工作崗位。
有感於一般民眾和醫院對此疾病的忽視,她誓言畢生將致力於喚起大眾對此一病症的認識,並鼓勵其他罹患失智症的患者仍要對人生抱持希望。
她目前擔任阿茲海默症協會的推廣大使,擁有兩個女兒,定居於英國約克夏。

安娜.沃頓(Anna Wharton)
安娜.沃頓擁有二十餘年報刊記者經歷,也是英國《每日郵報》執行編輯,經常為《泰晤士報》與《衛報》等媒體撰寫專欄。幾年前,開始投身擔任個人回憶錄的撰寫作家。
安娜自己的父親就患有血管型失智症,因此她也活在失智症遺傳的陰影中,更能深切地感同身受失智症家屬陪伴的心路歷程,寫來更能打動人心。


內容簡介:

讀者熱淚推薦──失智症患者人生紀實之作!
道出失智症長者最想被兒女聽見的心聲:
直到失去記憶那刻,
父母仍放不開緊握兒女的那雙手;
即使忘了摯愛的名字,
記掛在心的,仍是永遠不變的愛……
 

罹患失智症的世界,並非被黑暗籠罩,
如果我們願意尋找光明。

 
「有一天,當你進來我房間,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敢肯定,我仍感覺得到愛的聯繫,即使我不認識你,我還是愛著你。」 ──失智症母親 温蒂
 
2014年7月,58歲的溫蒂.蜜雪兒被診斷為早發性失智症,自此,原本無限美好的人生,就此天翻地覆,未來的一切對她來說,頓時變成令人驚懼而不可預知的存在。
 
過去,溫蒂一手撫養兩個女兒成年,並在英國國民保健署謀得一份忙碌而穩定的工作,平日熱愛運動與爬山。但當她發現:山頂的風景變得不再清晰與一望無垠,常常被迷霧與茫然遮蔽時──失智症已經悄悄攻佔她的大腦。
 
確診後,溫蒂無法忍受自己的未來,就此被疾病摧毀。面對未知的恐懼,她不願自怨自艾、任疾病吞噬未來,她把罹病後當成全新的自己,面對失智設下的重重關卡,先接受、並設法跨越,讓生活不至於崩塌。
 
她的努力,有時候會成功,但很多時候是失敗的。唯一不變的,是她始終如一的樂觀和積極態度。
 
在這無比絕望的黑洞中,溫蒂力邀資深記者安娜.沃頓協力完成這本回憶錄。
 
本書分為四個部分──確診前、確診後、患病初期、病情不斷加重。透過每章節,溫蒂坦誠地記錄自己患病的真實生活,從失落到樂觀面對,再從勇敢承認到正視失智症對自己生活的影響,進而從中摸索出一種新的生活方式。
 
這本書對於失智症患者和家屬而言,彷彿一道微弱卻坦誠的亮光。
 
在溫蒂尚有能力的時候,她會選擇用積極、思考、記錄的方式,予以反擊失智的降臨,並為每次小小的勝利歡欣鼓舞。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你,失智症不是人生的終結,而是人生另一種不同的起點。
 
──§ 動人摘錄 §──
  ❖
  那天又發生一次類似的情況,這回不同以往,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我並非忘記想要說的字眼,也不是找不到適切的形容詞,或是不知道該用哪個動詞。
  這不是當我從沙發起身,穿著拖鞋走進廚房後,結果忘記把泡好的熱茶端出來。
  更不是當我急忙上樓,走到樓梯頂,結果完全不記得上樓的目的。
  這回的情況迥然不同。
 
  我的內心感到一陣全然的空白。
  像是
  一個又黑又深的
  黑洞。
 
  更糟糕的是,就在我最需要妳的時候,妳卻離我而去。
  
  ❖
  如果有人日復一日地告訴你,
  你是一個受害者,你最終會相信它。
 
  在日常生活中,
  坦然面對你所面臨的挑戰,往往更有幫助,
  你才可以找到方法,戰勝這些挑戰。

  ❖
  當他們還是孩子,我將他抱起,
  用溫暖的泡沫,幫他洗澡,
  我不能忍受自己有一天讓他們做這樣的事。
  內疚,會成為一種鼓勵。
 
  下一步是什麼,誰知道?
  我只知道,我必須用雙手抓住這些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