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筆訂單滿RM100,贈1%回饋金。回饋金可累積使用。
購物車 0
大腦裡的珍.奧斯汀:從文學讀懂情緒科學,破譯你我大腦中的高敏感社交誤區.jpg

大腦裡的珍.奧斯汀:從文學讀懂情緒科學,破譯你我大腦中的高敏感社交誤區

RM 82.90
立即購買
  • Jane on the Brain: Exploring the Science of Social Intelligence with Jane Austen
  • 作者:溫蒂.瓊斯(Wendy Jones)
  • 譯者:趙睿音
  • 出版社:大寫出版
  • 出版日期:2018/11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溫蒂.瓊斯(Wendy Jones)

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英國文學博士,並於畢業後入會康乃爾大學的人文社會(Society of Humanities Cornell),在文學領域執教多年,其服務過的單位還包括麻薩諸塞州的威廉士學院(Williams College)、紐約羅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等學校。退下教職後,她成為心理治療師與作家,將自己的職業與研究領域結合在一起,寫作多以獨特論述方式將文學作品與腦神經科學做連結。目前瓊斯與她的貓「潔咪瑪」定居在紐約的伊薩卡市(Ithaca)。


內容簡介:

200年前,珍.奧斯汀用小說寫人性
200年後,她的小說就像大腦科學個案全集

文學、心理學與神經科學的迷人混搭,剖析珍.奧斯汀經典作品與人物,
原來用我們的大腦理解別人,真是一件不單純的事!

珍.奧斯汀為何如此廣受歡迎?我們為何把《傲慢與偏見》讀了一遍又一遍?愛瑪淘氣的計謀為何讓人感到開心?我們又為何在乎《勸服》中安妮.艾略特所受的苦?

我們在乎是因為生物天性讓我們對人、對他們的故事感興趣
——人類大腦是社會大腦。奧斯汀的角色非常可信,對於我們許多人來說,他們不只是想像出來的人物,而是我們熟悉並且摯愛的朋友。由於奧斯汀捕捉人類心理寬度與深度的能力如此豐富,讓人覺得她與讀者有共鳴。

人類對於同理心的需求很大,想知道不管喜悅或悲傷我們都不孤單,還有依附、否定、自認,當然也有愛,我們看到自己與周遭之人反映在奧斯汀的作品中。與其他動物相比,社會智力是人類特徵中最為高度發展的一種,這是怎麼演化來的?為何有其價值?溫蒂.瓊斯既是奧斯汀學者,也是一位執業心理治療師,她探索了社會智力的許多方面,與奧斯汀的經典作品放在一起討論。

●感覺如何誤導了我們?
「就算真的陷入情網,我也不該盲目到這種不像話的地步。我已經招來了偏袒和無知,不管提到他們之中哪一位,我都喪失了理智。」 ——《傲慢與偏見》/伊莉莎白

●是什麼賦予我們調節(或者不去調節)情緒的能力?
「她無能為力,因為她無心克制自己。」 ——《理性與感性》/論瑪麗安

●不帶情緒的知識缺乏信念及力量
——情緒教訓每次都能勝過認知教訓。
「我這輩子一直都是個自私的人,表現出來是這樣,儘管原則上不是。從小大人就教我明辨做人的道理,但是沒人要我改正脾氣,人家教我規矩,卻放任我傲慢自大地實行這些準則。」 ——《傲慢與偏見》/達西先生

●心智理論的重要性;誤解他人的危險之處。
「是啦,好人!愛瑪心想,但是這些跟畫人物肖像有什麼關係呢?你根本不懂畫,別裝出那副樣子,好像很著迷我的畫,把你的著迷留到海莉特面前表現吧。」 ——《愛瑪》/愛瑪.伍德豪斯誤解了愛爾頓先生的慾望

本書絕妙原創、充滿洞見,揉合了文學、心理學與神經科學,瓊斯不僅讓我們有機會用新的方式看待奧斯汀,也讓我們對自己的情感、行為和大腦有更多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