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髒話文化史.jpg

髒話文化史

RM 51.45
  • Language Most Foul
  • 作者:露絲.韋津利(Ruth Wajnryb)
  • 譯者:嚴韻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8/04(二版三刷)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露絲.韋津利(Ruth Wajnryb)

成長於澳洲新南威爾斯省,之後曾到一些不同的地方過不同的生活,現在對好幾種語言的流利程度約有陰溝水平。
身為應用語言學家,韋津利博士對幾乎所有事物都興致勃勃,著作甚豐,也在報章為文討論語言相關議題。
她育有一子一女,還有一隻名叫蜜糖的狗。


內容簡介:

他媽是怎麼想出這定理的?  ───畢達哥拉斯
我想幹他媽的不會下雨吧,你說呢?  ───聖女貞德
這幅幹他媽的畫明明就很像她!  ───畢卡索
你要我在幹他媽的天花板上畫什麼?  ───米開蘭基羅
隨便哪個幹他媽的白癡都搞得懂。  ───愛因斯坦
他媽的這麼多水是哪兒來的?  ───鐵達尼號船長
這不是幹他媽的真槍吧?  ───約翰.藍儂

髒話字詞約有一打,我們喜歡稱之為「十二髒肖」──幹、屄/雞巴、屎、尿(piss)、嬲(bugger)、天殺的(bloody)和屁股(arse),再加上該死(damn)、地獄(hell)、屁(fart)、大便(crap)和屌(dick)───為許多不同的言辭行動提供資源。這十二個字詞經常操勞過度,服侍許多不同的主子。

身為語言學家的作者曾說:「每當遇上新辭典,我都用『幹』這個字當基本測試。我首先直接翻到F字部,找出『幹』,看看辭典怎麼說。如果書上的定義不令人滿意,不符合我對這個字在現實生活中各種行動脈絡裡實際用法的了解,我就會放下那本辭典,另尋其他。」

是否不分古今中外,任誰都會滿口粗話、罵罵咧咧?創造性的詛咒之得以發展,是否只因為我們不能動手痛揍惹我們生氣的人?如果口語攻擊是放諸四海皆準的行為,那為什麼某些語言(比方日語)據說沒有不堪入耳的字詞?

一度僅限於足球場(或產房)的罵人話,如今已登堂入室,令若干優雅人士大為驚恐,但其他人則似乎都不甚介意。露絲.韋津利以趣味十足的角度探究此一演變過程,解析我們語言中一些多采多姿詞句的起源。韋津利不以英語劃地自限,探討「壞」字詞是否也出現在其他語言,以及罵人的話有哪些文化差異。為什麼在某些國家,暗示某人跟他的駱駝有超友誼關係還不至於惹出麻煩,但若對人家母親的道德水平表示鄙夷,就絕對會讓你被踢出國門?

這是一本詼諧風趣、獨樹一格的書,探究以字詞震驚、冒犯、侮辱、逗樂、誇大、發洩、傳遞深刻情緒的種種力量。任何對語言有興趣的人───或者曾經不小心踢痛腳趾的人───都不可錯過《髒話文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