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漫遊女子:大城小傳,踩踏都會空間的女性身姿.jpg

漫遊女子:大城小傳,踩踏都會空間的女性身姿

RM 64.30
  • Flâneuse: Women Walk the City in Paris, New York, Tokyo, Venice, and London
  • 作者:蘿倫.艾爾金(Lauren Elkin)
  • 譯者:許淳涵
  • 出版社:網路與書
  • 出版日期:2018/03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蘿倫.艾爾金(Lauren Elkin)

作家、評論家,評論文章常刊於《紐約時報書評》、《frieze》、《泰晤士文學副刊》,同時也是文藝雜誌《The White Review》特約編輯。曾出版評論文集《The End of Oulipo? An Attempt to Exhaust a Movement》(合著),小說《Floating Cities》也在法國以《Une Année à Venise》為名問世。土生土長紐約人,2004年移居巴黎。在塞納河左岸住了多年後,如今搬到右岸生活,美麗城(Belleville)一帶常可見其漫步蹤跡。


內容簡介:

. 突破性別框架,以女性角度觀看城市。
. 統整漫遊城市的女性文人、藝術家,結合作者本身故事,為女性與城市的關係提出各種可能。
. 綜合文化史、回憶錄、名人小傳、非虛構文學創作、旅遊文學,讓讀者能透過多元豐富的文字思考人與城市的關係。

巴黎、紐約、東京、威尼斯、倫敦……
漫步而過的女子啊!
城市的回憶與她們共存,她們的生命衝撞著城市。
踩過抗爭現場,走過咖啡雅座,
艾爾金在街頭尋找自己,也尋覓著前人的足跡。

Flâneur,沒有目的漫遊者,城裡遊蕩的觀察家,尖尖的â和舌頭捲捲的eur,充滿法式優雅。一提起漫遊者,十九世紀巴黎都會的影像便躍然紙上:大道、廊街、廣場、露天咖啡座,波特萊爾等文人雅士穿梭,過著波西米亞式生活。

Flâneuse,漫遊女子,法文名詞,陰性,源自陽性名詞flâneur。學者專家判定這個詞不存在:社會按性別設下規範,女子不可能像男子一樣漫遊──然而,為什麼要像男性一樣呢?女性自有與城市互動的方式。穿越時空,我們終將發現當年的街頭,有個漫遊女子踩踏著文化疆界,和波特萊爾擦肩而過。

蘿倫.艾爾金認為漫遊女子心意堅決、能幹聰穎,深諳城市的創造潛能,熟知一趟美好散步伴隨的解放可能。她將腳步和筆鋒一路劃過巴黎、紐約、東京、威尼斯與倫敦的街道,記下自己的故事,也追訪曾在這些城市生活、行走的女性蹤跡。當盈盈步履走進城市,踏上人生與社會的變化浪頭,會是怎樣的一段冒險?

《漫遊女子》是本回憶錄,也是場文化漫步。從作家喬治.桑、吳爾芙、珍.瑞絲到藝術家蘇菲‧卡爾,從戰地記者瑪莎.葛虹到電影導演阿涅斯.華達,再加上她自己,艾爾金書寫著這些漫遊女子的愛恨悲歡,一步步細細梳理城市與女性如何豐沛彼此的生命和創造力,也激勵女性迎向城市空間,去跨越、去擁抱、去挑戰。

「讓我走,讓我用自己的步調走。讓我感覺生活在我通身周身間流轉。
給我作點戲。給我意想不到的圓弧街角。
給我不安分的教堂和美麗的石階,還有公園,讓我能安然躺臥。
城市點醒你,敦促你去行動、變動、思索、欲求和投身。城市就是生活本身。」

「她是同輩中的蘇珊.桑塔格。」 ──Deborah Levy,作家黛博拉.李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