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樂園的復歸?:遠古時代的性如何影響今日的我們.jpg

樂園的復歸?:遠古時代的性如何影響今日的我們

RM 60.00
  • Sex at Dawn
  • 作者:克里斯多福.萊恩(Christopher Ryan)、卡西爾達.潔莎(Cacilda Jethá)
  • 譯者: 謝忍翾
  • 出版社:大家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7/09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克里斯多福.萊恩(Christopher Ryan)
1984年獲荷巴特學院(Hobart College)英語學士學位,二十年後於加州舊金山塞布魯克大學(Saybrook University)獲得心理學碩士及博士學位。中間的這段時間在前所未料之處,從事各種稀奇古怪的工作,例如:去阿拉斯加替鮭魚去腸、教曼谷的妓女英文、教墨西哥土改運動人士如何自衛、在紐約鑽石區管理商業地產、協助西班牙醫師發表研究。博士論文由心理學家史丹利.克里普納(Stanley Kripnner)指導,汲取自身跨文化經驗,著重藉由分析人「性」的史前根源,區分何為人類本性,何為文化塑造。
自1990年代中期定居巴塞隆納,曾於巴塞隆納大學醫學院(Barcelona Medical School)授課,並於當地多所醫院擔任顧問。至世界各地對聽眾(以英語和西語)演講,文章散見多種語言之各大報章雜誌、學術期刊以及西班牙及拉美地區醫學院及教學醫院的教科書,並為《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及《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的部落格撰文。

卡西爾達.潔莎(Cacilda Jethá)
印度臉孔、歐洲教育、非洲靈魂。生於莫三比克,家中數代前自伊朗及印度移居該地,信仰伊斯蘭教及印度教。孩提時期為避內戰戰火逃至葡萄牙,大半教育於該地接受,並開始接受醫師訓練,後於1980年間回到莫三比克。作為一名年輕醫師,她決心為祖國奉獻醫療專業,曾服務廣大鄉間地區五萬多人,是當地唯一的醫師。當時為協助發展更有效的愛滋防治辦法,她曾研究莫三比克鄉村地區民眾之性行為。
在莫三比克將近十年,其後又回到葡萄牙於里斯本著名的胡利奧.德馬托斯醫院(Hospital Júlio de Matos)完成精神科及職能治療住院醫師訓練。現與克里斯多福.萊恩居於西班牙巴塞隆納,於當地執業擔任精神科醫師。會說葡萄牙語、法語、西語、加泰隆尼亞語、英語,還有不太流利的聰加語。


內容簡介:

「男人為了性付出愛,女人為了愛付出性」,真的是如此嗎?
如果一夫一妻是人類的天性,為什麼「忠誠」如此困難?
什麼又是「忠誠」?是不是只有性的忠誠,才是忠誠?

在遠古漁獵採集社會的人類的性生活,是開放的、分享的,從而是生趣盎然、性致蓬勃的,那是一個性的樂園。然而進入農業時代後,人類彷彿墮入了集體的「失樂園」,性成為社會規範管控的對象,戀人從此擔心、害怕對方出軌,人類社會的集體焦慮與恐慌由此而來,溢出規範的「亂象」與惡夢也從未終止。本書提出的警醒是:如果社會規範違背了人類演化而來的本性,我們的身體也會起而反抗。

本書作者分析三十多個人類社群的性關係與社會形態,以及人類猿類近親的生態觀察,從超過四百多種專書、期刊論文及最新研究成果消化整理,寫成本書,融合了人類學、心理學、考古學、靈長類動物學等跨領域學科知識,充滿爭議、引人深思。全書各篇與德斯蒙德.莫利斯《裸猿》、理查.道金斯《自私的基因》、賈德.戴蒙《第三種猩猩》等大師名作對話,展現熱烈文字攻防,處處機鋒。

在本書的提醒之下,我們必須承認,在人類的歷史和現代社會中───
●雜交、亂倫、戀童、通姦、性虐待與被虐,幾乎無處不存在。
●一夫多妻、母系社會、換偶制度,並非沒有前例。
●要求人一輩子自始至終只愛一個人,只和同一個人做愛,似乎不這麼容易。

但曾幾何時,人類的性變得如此扭曲、令人羞恥?太多教訓已經證明,父權體制下的家庭與婚姻制度早就破洞百出,不論男女都深受其害。然而,許多科學研究往往將當前一夫一妻制的文化偏好投射至遠古的史前時代,試圖讓人認為這樣的婚戀家庭型態自古以來就自然存在,事實上卻絕非如此理所當然。

我們自以為活在性解放的年代,但當代的人「性」卻充滿了無法大聲說出的真相。「別人告訴我們該如何感覺」,和「我們真正的感覺」,兩者之間的衝突就是這個時代的人們無所適從、從慾求不滿到慾望橫流的主要原因。一般的簡單答案並無法解決人類情慾生活的核心問題:男人和女人的慾望、幻想、反應、對性的態度為何如此不同?人類外遇、離婚的頻率越來越高,卻又為何不選擇完全跳脫婚姻?許多人婚後激情消散得如此之快又是為何?男人、女人在地球上一同演化,為什麼二者根本來自不同星球的說法竟會引起這麼多男男女女的共鳴?

本書所探討的就是這樣一個巨大而重要的命題。作者不單調侃、挖苦既有成見,在書中提出的各式各樣實際案例同樣出人意料,幾乎戳破我們對於性的一切「所知」。

人類都從「樂園」而來,能否重返樂園?或樂園已不在,我們如何另尋出路?本書就是對此提問的追尋。

或許衛道人士不免將本書視為一部「敗德」、「離經叛道」之作,但這本書最大的問題,或者該說唯一的問題,就是太過誠實,太過犀利。讀過本書後,我們將會對內心難免冒出的邪惡念頭,有更多同情的理解,並能指出其原始的起源。這是一本談論性的書,更是一本談論人性的書,對於人類的性與社會關係,有突破性的觀點與影響,並為此複雜、奧妙的命題,嘗試進一新解。

本書要強調的是:「性」這件事並不那麼神聖,唯有看穿這個迷思,把「性」從道德的神壇上請下來,才能真正感受愛的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