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耶加雪菲的據點.jpg

耶加雪菲的據點

RM 51.45
  • 作者:劉梅玉
  • 出版社:斑馬線文庫有限公司
  • 出版日期:2018/08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劉梅玉

畢業於銘傳教育研究所
詩人、畫家&空間藝術創作者
中華璞舍寫生比賽第三名
南竿鄉繪畫比賽第二名
連江縣繪畫比賽第三名
油畫及漂流木創作,個、聯展於南竿機場咖啡(詩與畫)、馬祖中華璞舍、馬祖圖書館、縣立醫院、馬祖文物館、牛角社區(12゚C叢林)、日光海岸(日光據點)、台東生活美學館、苗栗文化觀光局及上海張江美術館等。
近期以新詩、攝影與油畫為創作主題,展於臺北金山小白屋、新竹明新科技大學藝文中心及臺北伊森美術館、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淡水紅樓等。
出版品包括:《群島》(馬祖藝文協會詩友合輯)、《向島嶼靠近》(爾雅出版社)、《寫在霧裡》(秀威出版社)。
個人新詩選入新詩報年度詩選、台灣截句三百首及2017年台灣年度詩選。


內容簡介:

馬祖詩畫藝術家劉梅玉,日日與海洋為伴,每個呼吸都夾帶著海風,舉手投足間也都盪漾著海的詩意。在霧中,她積著情感,觀看時空中每個微小的流轉,慢慢轉變成獨特的潮濕視角。

耶加雪菲是一種單品咖啡,有著遠方的味覺,產自非洲的大裂谷,在古語裡「耶加」Yirga是安頓的意思,而「雪菲」Cheffe是濕地,因此耶加雪菲是指在濕地裡安頓下來的意思。

記得第一次在島上的軍事據點喝到來自衣索比亞的耶加雪菲,突然有種不同時間和空間交會的錯置感。我們是一群在島嶼上安頓下來的住民,那一刻深深感受到世上的人不分種族,所求的不過是一種安頓的感覺吧!這也是異文化之間共通的部分,不同的過去卻有相同的想望。在曾經的軍事據點裡喝著耶加雪菲,那必定是一杯哲學的口味。

我們的島曾經在戰爭的繭裡,孵育了許多軍事據點,小小的身軀有著兩百多個的歷史坑洞,是一種密集的備戰狀態,也是一種密集的荒謬。過去原本是戰爭型態的軍事據點,現在搖身一變居然成為可以喝咖啡和住宿的休閒場所,這樣的變化可以說是時光的魔法。過去的苦悶是錯的也似乎是對的,那時的我們無力抉擇離開現場,時間給予的答案總是難以預測,唯一肯定的是這些流動的痕跡,絕對值得書寫在島嶼的脈搏上。

在備戰的島嶼長大,童年的黎明與夜晚瀰漫著軍隊的氣息,早晨是軍歌喚醒的,它就像我們熟悉的兒童歌曲,環繞在稚幼的圖像裡,而紮在記憶最底層的場景,是夜間晚自習經過山邊哨口還要報出口令。這樣的童年背景常常使我的成長枝幹變得敏感膽怯,時間的遠方充滿未知與不確定,好像一切滋養都是被武裝的,我們向著不可逆的時光走去,但心中充滿了疑義。

這些戰爭文化的前世與今生,甚至它們的來世,都滲入島的土壤裡面,而我們是宿命下懵懂的種子,長成難以預知的枝椏,在前線長大的我們所關注的事務也很前線。身為一位在地的藝術創作者,島嶼的戰爭文化與據點的時空轉變,一直深深沖刷著我的心,那堅固的備戰牆逐漸崩解,成為一種苦澀的微甜。童年的軍歌、衛兵哨、防空洞、碉堡、雷達等,讓備戰的輪廓深深刻入生命的圖騰裡,備戰光陰成為歷史長流裡的一小段暗流,卻是我人生之河中的一股巨流,而戰地遺跡也成為我厚實的創作基地。

在島上這些因戰事而生的軀殼有著不同的體質和命運,曾經荒廢的據點,有些已長出新的面容,更改了戰爭的基因,在新的世界裡戍守著生存的前方。而另一些掉進時間之流,廢棄地漂著無人聞問,直至生活之外。這些演變像一齣沒有正確解答的劇場,觀者帶著似是而非的理解離開往事,對於明日的島嶼臉龐,我們還是有著溫暖的猜測與期待。

這幾年創作與寫作的題材,都偏重在戰爭的遺跡與島上的生活掠影,希望能夠留下一系列關於島嶼的獨有題材。世界上的戰爭有形式和非形式的,而遺跡也有物質與非物質性,很多的據點已經廢棄在荒煙蔓草間,有些以轉譯的面貌重新站在世人眼前,據點已經演變成各種可能的存在,脫離了原本的功能與詮釋,未來這個島嶼會變成何種容貌?真的讓人有很多的不確定感,島上很多的居民是往功利的方向走去,也有一群人是往永恆的方向移動,我想持續觀看這些屬於自己島上的流動語彙,會在我的創作生命裡留下那些痕跡。

集結了我的詩與畫還有攝影,加上一些其他藝術家的作品,編成了這本詩畫集《耶加雪菲的據點》。這本詩畫集的創作大部分是圍繞在戰地文化和島嶼的生活面向,書裡的照片拍攝地點幾乎都在四鄉五島,一直覺得馬祖是個創作之島,書中有部分是記錄備戰生活之後,我們島上居民的美麗與哀愁,那些被戰爭棄置的殼何去何從?我們似乎有著美好的願景,回顧往事則有著淡淡的哀傷,在島上有生活實際面的據點、也有形而上的據點,從這些據點出發有了各式各樣的發想,有些成了詩有些成了圖。私心期待未來能有更多關於馬祖戰爭遺跡和離島生活的創作發生,可以累積更多屬於島嶼的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