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閨蜜:說八卦、宮鬥劇,女人總是為難女人。歷史上難道沒有值得歌頌的真摯情誼?.jpg

閨蜜:說八卦、宮鬥劇,女人總是為難女人。歷史上難道沒有值得歌頌的真摯情誼?

RM 90.00
  • The Social Sex: A History of Female Friendship
  • 作者: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德雷莎.布朗(Theresa Donovan Brown)
  • 譯者:邱春煌
  • 出版社:貓頭鷹
  • 出版日期:2018/12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
女性主義史學家。史丹福大學性別研究中心研究員。1991年獲得法國學術教育最高榮譽「學術界棕櫚葉勳章」。
有大量學術著作,被翻譯成二十種語言。如《乳房的歷史》、《太太的歷史》、《女王駕到:西洋棋王后的歷史》。《乳房的歷史》一書出版後引起廣大迴響,更觸發了一波身體書寫風潮。

德雷莎.布朗(Theresa Donovan Brown)
小說與非小說類的獲獎作家。於史丹佛大學研究創意寫作,曾於柏克萊大學攻讀MBA。
她為全球經濟領導人撰寫政策級演講稿,交易證券,以及經營一家金融通訊公司,這個背景讓她對友誼的文化歷史有深刻的看法。


內容簡介:

第一本完整討論女性友誼歷史定位的專書。
從古希臘羅馬談起,透過無數例證,發掘女性友誼的真貌,
你將發現,今日「友誼」正進入前所未見的全盛時期!

● 不存在的女性情誼
今日我們很難忽視女性之間的友誼,一方面女性似乎比男性更需要透過緊密的聯繫與姊妹淘聚會,來獲取情感面的支持。另一方面,無數的宮鬥劇則散布女人心機的普遍印象。但過去歷史中,其實很難找到女性友誼的記載。這起因於歷史書寫權都掌握在男性的手上。
 
● 男性的友情比女性更值得歌頌?
在亞歷斯多德與西塞羅等人的論述中,只有男性的友誼會得到歌頌,君子之交、同袍情誼……彷彿這種友誼才可成就一番大事業,有益於國家社會。至於女性,如果不是隔離在家,就是被看成弱者,只會勾心鬥角且不值得信任,即使她們私底下有任何緊密的關係網絡,也將無益於整體社會的成長。難道女性之間真沒有像桃園三結義那般撼動歷史的情誼,或是伯牙叔齊、福爾摩斯華生那般相知相惜?
 
● 歷史上的姊妹淘
本書重建女性情誼的歷史。從17世紀起,許多中、上階級女性,在沙龍等場所中獲得與其他人公開交友的自由。到了19世紀,女性友誼甚至翻轉為社會主流,友誼一詞開始與情感親密的女性特徵劃上等號,不再是被歌頌的兄弟情誼。

女性友誼的崛起,讓我們看見友誼的各種形式:法國大革命中犧牲的羅蘭夫人,她選擇好友蘇菲作為她上斷頭台的見證人。蘇菲的紀錄,促使羅蘭夫人榮耀的事蹟永存不朽,也鼓舞了許多人。

美國小羅斯福總統夫人愛蓮娜是二十世紀初美國女性的典範,她創立女性政黨俱樂部、創辦報紙,在二戰期間除了組織女性愛國組織,更對當時美國的外裔人權保護極具貢獻。從她的日記與資料,我們看見許多的女性友人都在這些策略與行動中作為她的顧問與後盾。
 
● 女性友誼的現代價值
曾經,亞里斯多德認為理想社會是以男性友誼為基礎,如今正演化為兩性共同支撐的社群關係。一則,百年來女性在公領域站上男性崗位,再者,男性之間的友誼模式歷經了又一次翻轉。從過去受到歌頌,轉而認為友誼等同女性化,到了現今,男性的友誼也不再是肩並肩的同袍情誼,而是面對面的言語表達和相互擁抱,與女性情誼越來越相似。

歷史告訴我們,曾經被視為低層次、限於小群體間、無助於社會進步的「女性友誼」,其實起自於社群中的互助,此一特質能讓我們更容易交朋友,彼此間提供更多幫助。而這正是社會生活發展的基礎,能促使社會往關心每個人的福祉邁進。在這個日漸疏離的社會裡,這個越來越普遍的女性友誼模式正是我們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