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車 0
二十四隻瞳.jpg

二十四隻瞳

RM 51.45
  • 作者:壺井榮
  • 譯者:黃鴻硯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8/08
  •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壺井榮

一八九九年出生於香川縣小豆郡(現在的小豆島町),本名為岩井榮。年幼時父親破產,經濟陷入困難,壺井榮一邊負擔家計,同時憑第一名的成績,自小學、中學畢業。
一九二五年,壺井榮前往東京,與詩人壺井繁治結婚。在丈夫的交友影響下,她結識許多文學家友人如林芙美子、宮本百合子、佐多稻子,受到周遭文士的薰陶,開始執筆寫作。一九二八年,壺井榮投稿自傳散文〈普羅文人之妻日記〉至《婦女界》雜誌徵文比賽,獲得入選。在這之後,她也「壺井豐子」的名義在雜誌發表小說,但並未正式以作家身分出道。直到一九三六年,佐多稻子推薦她讀坪田讓治的《風中的孩子》,並建議她為孩子撰寫兒童文學,才令壺井榮決心寫作。她於一九三八年正式以作家身分發表第一篇小說作品〈蘿蔔的葉子〉,在宮本百合子的力薦下,原本預定刊登於《文藝春秋》雜誌,後來刊載於隔年發行的《文藝》雜誌。一九四一年,短篇小說集《曆》獲得第四屆新潮社文藝獎;一九五二年,《坡道》、《沒有母親的孩子與沒有孩子的母親》獲得第二屆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獎;一九五五年,短篇小說〈風〉獲得第七屆女流文學獎。
壺井榮的作品也多次改編為電影、電視劇。《沒有母親的孩子與沒有孩子的母親》改編為電影;《明天的風》改編為電視連續劇,由日本放送協會播出。反戰名作《二十四隻瞳》更九度改編為影劇作品,其中以一九五四年木下惠介導演改編的電影最廣為人知,並奉為日本影史上最偉大的電影之一,是長存於日本人民心中的經典。
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三日,壺井榮因氣喘發作逝世,享年六十八歲。在她去世後,香川縣政府於一九七二年設立壺井榮文學獎,鼓勵後起的兒童文學創作者,也為紀念這位傑出的作家。


內容簡介:

名列日本影史上最偉大的電影《二十四個眼睛》經典原著
十二名學生的眼瞳都閃耀著各自的個性,她決定:絕不能讓這些眼神變得黯淡!

● 新潮社文藝獎、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獎、女流文學獎得主壺井榮不朽名作
● 兩度改編電影、六度改編電視連續劇、一次動畫改編,共計九度影視改編
● 一九五四年木下惠介導演改編電影奉為日本影史經典,攝影地小豆島也規畫《二十四之瞳》電影村紀念此作

純真的十二個孩子,直率的二十四道目光
直視世界殘酷與悲慘現實———

小漁村來了年輕的女老師。
大石久子一身洋裝、踩著嶄新的腳踏車來到校門前,時髦的模樣引來村民的注目,以及閒言閒語。大石老師的班級僅有十二名學生,她認真記住他們的綽號、細心聆聽孩子的玩笑或煩惱。隨著大石老師的溫柔教誨,學生漸漸卸下心防,上課時總有二十四隻眼睛熱切望著她。

然而,平和的漁村生活之外,戰爭一步步逼近。學校上下瀰漫起詭譎的氣息,男學生自願加入軍隊,老師也被強迫實行愛國教育。每個人原本應該是使盡全力振翅探索世界的天使,卻即將沾染塵土,遇見未知的哀傷……

十二個孩子的眼瞳,在逗趣中瞧見殘酷,在悲傷中感受溫情。戰後女流作家壺井榮,以她獨有的視角,用溫柔的筆憤怒地控訴戰爭。一九五四年由木下惠介導演改編電影,是六十年來公認為日本影史最偉大電影之一。《二十四隻瞳》為未來的孩子祝禱著,是一盞永不熄滅的的燈火。

內文精選───

● 教師和學生只要維持這種程度的關係就好了嗎?疑問引出的答案,是讓學生讀《草籽》的稻川老師。被貶為賣國賊的他,偶爾會在獄中寫密如螞蟻的書信給學生,但聽說校方連毫無異樣、內容老套的信也不願念給學生聽。事情就是這樣嗎?教師和學生的關係,是只許透過國定教科書連結的虛情假意?就算學生想主動跨過隔閡,老師也得巧妙地任其撲空,否則前方會有意想不到的陷阱等著自己。

● 公車站人滿為患,無法排隊。大石老師坐到後方朝前的座位,靜靜閉著眼睛,想起剛剛和她道別的學生的背影,野獸般全裸站在檢查官前的年輕人。這陣子,軍墓中的削木墓標不斷增加,國家卻不許年輕人在意,不許他們的在意程度高過對爺爺、奶奶墳墓的關心。不,這樣說不對。國家引起他們莫大的關心,予以褒獎,非得使「踏入墳墓」成為一件榮譽之事才行。竹一當初是為了什麼用功的?磯吉又是為了什麼成為商人?正從小就以成為下士為志願,他會把軍艦和墳墓放在一起思考嗎?

● 那麼小的海岬之村,今年也出了五個達徵兵適齡的男孩子,他們恐怕全都會被徵召入伍、送到某個天涯海角去。能有幾個人平安歸來呢?軍隊是什麼樣的地方?是會給你一個禮拜休假,叫你去多創造一個人力資源的地方……你若生為女子,也不能擔心兒子的未來跟削木墓標綁在一起。這是要男男女女都誦念著「南無阿彌陀佛」過日子嗎?

● 他擺動肩膀往前奔跑的背影,散發出拚命往前明日成長茁壯的氣息。但一想到前方等待著那可愛身影的不外乎是戰爭,你便會懷疑:人到底為什麼要生下孩子,為什麼要愛他們、養育他們呢?為什麼不能為人命感到惋惜、悲憫,不能加以保全,而非得要讓他們受砲彈擊打、粉身碎骨而亡呢?

● 「要保重身體喔。」老師接著又壓低音量說:「不要光榮戰死,要活著回來喔。」
聽到這句話的人彷彿都變得跟拍照那時一樣乖順,磯吉還默默眼眶泛淚了。竹一靜靜別過頭去,俯著臉,吉次沉默地點頭,正露出沉鬱的笑容,點了點頭。只有仁太開口說話:「老師,不要緊的,我們會打勝仗回來。」